【劇 名】:無盡的愛(韓語:끝없는 사랑)
【播 送】:韓國SBS
【類 型】:SBS週末劇
【首 播】:2014年06月21日
【時 間】:每週六、日晚間各播放一集
【接 檔】:天使之眼
【導 演】:李賢直
【編 劇】:羅賢淑
【主 演】:黃靜音、鄭敬淏、柳秀榮、車仁杓、沈慧珍、鄭雄仁、徐孝琳、全昭旻
【集 數】:40集
【官 網】:http://program.sbs.co.kr/builder/programMainList.do?pgm_id=22000003222

劇情介紹

以韓國1980年代政治、經濟皆處於大恐慌時期為背景,講述當時年輕人的事業和愛情故事。

精彩大結局

來源:YOUTUBE

本影片僅供交流試看之用請勿用於商業行為及轉載若喜歡本片請支持正版

人物介紹

A

 

 

B

徐仁愛-黃靜茵 飾演(少年:方有雪)

在激情的歲月裡像不死鳥一樣生活著的魅力四射的人物。

天才的頭腦、出色的美貌,冰塊一樣透明白雪一樣純潔的嫵媚的靈魂,雖然被腐敗的人類們的貪慾和權欲踐踏再踐踏,絕對不會被污染的靈魂賦予力量活過來,法律界人士應該有的正義、真理、人權、公正、清廉的刀,在手裡緊握不放。

心裡裝著出生的秘密,懷著復仇的夢,雖然做為歪曲的時代的替罪羊在慘淡的現實中生存,或許絕望但沒有倒下,發揮巨大的母性,是象徵著大韓民國未來的希望的女「教父」。

 

C

 

韓光勛-柳秀榮 飾演(少年:崔河護)

“擁有聰明的頭腦,出眾的外貌,充滿魅力的徐仁愛的初戀!”

出生於貧困漁船船長家的長子,從小夢想當偉大領導者的殘酷的野心家!首爾大學政治科學生身份遇見了夢想下屆總統的軍部實權者千太雄,從此開始了出世的仕途。

然而彷徨在從小真誠相愛的徐仁愛和想要出頭的坦坦大路之間矛盾著的人物。

通過一眼看出韓光勛具備出眾才能的千將軍的幫助下,培養政治力,以卓越的謀略與千太雄一起操縱政治圈。以著名廣播人、文公部長官、國會議員到首爾市長,然后在最後大選行動中...

D

韓光哲-鄭敬淏 飾演(少年:趙勇鎮)

深藏純情的、粗狂的反抗兒從小單戀哥哥韓光勛的戀人徐仁愛,直到自己生命的盡頭。不,決心生命結束後也不想拋棄愛的,展現男人火熱愛情的人物!

跟哥哥韓光勛形成鮮明對比的人物,對學習從來不管不顧,壓倒釜山高中全體的“傳說的拳頭”而出名偶然的機會漂到日本,遇到在日僑胞孫正木會長,並得到孫會長的肯定。

在孫會長的幫助下入門蠶室和新都市的開發建設,比預期值高的、富有天賦的經營理念開始發揮作用。

只因為對仁愛的愛,欣然承受世間任何的嘲笑、譴責和屈辱。比死亡還堅強,世上沒有的韓廣哲的不屈的愛到底怎麼完成呢?

E.

 

千泰雄-車仁杓 飾演

“夢想下屆總統的程度受閣下寵愛的軍人中的軍人!”

5.16主體勢力的將軍,連最親的朋友都隱瞞參加下屆總統的夢想,靜靜地等待時機。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深藏不露。

救出被迫入伍面臨死亡威脅的韓光勛後,看出光勛的出眾的才能和野心後培養成自己的右臂。利用光勛的能力,冷靜地等待當第一人的機會。然後把韓光勛培養成引人注目的政治人物。

 

11

 

千慧珍-徐孝琳 飾演

千太雄將軍的獨生女-愛韓光勛的女人。

懷著小時候心痛的過去,逃避現實到美國留學留學期間不斷換專業,與學習距離很遠的公主聽父親的命令歸國後見韓光勛,相信這個男人可以治愈自己心靈創傷的唯一的人,便投入全部的感情。

知道韓光勛有心愛的人-徐仁愛但不能放棄韓光勛以自己堅實的家境為武器,為了抓住韓光勛的愛,無盡的嫉妒徐仁愛表面上看擁有所有、享受所有的女人,但內心像冬天光禿禿的樹一樣貧瘠,擁有可憐靈魂的女人-千慧珍 像冬天的樹一樣的她,總有一天新的生命像樹上的新綠一樣....

12

金世京-全小敏 飾演

外表心理都美,一生都像少女感性生活下去的人物!因為從小身體不太好,生活在鐵通保護下長大的緣故,不知道人情世故,始終純潔的溫室裡的花朵。

得到日本財界巨物孫正木會長的幫助,恢復健康後叫孫正木為伯父,對成為孫會長左臂出現的韓廣哲有好感。

遇到韓廣哲後隨經歷了驚天動地的愛情,但也遇到了很難面對的現實。為了光哲的成功拋棄一切,永遠不停對光哲的純粹的愛,每當光哲遭遇困境的時候總能出現的天使般的角色。

13

金泰京-金俊 飾演

金總理和閔慧璘夫人的長子。世京的哥哥!在母親閔慧璘的嚴格監督下,在美國學習經營管理的。百依百順,溫柔的男子。

像父親藝術家氣質更出色的渴望自由的靈魂的孤獨的藝朮家,搖滾歌手的夢想,但令人窒息的雷達網下的母親閔慧璘女士的強權而放棄。

回國的飛機上看到韓國版特斯徐仁愛的釆訪報道和照片陷入命中注定的愛情,他回國後立刻找到了徐仁愛,能獻出自己的一切,那麼對愛情的渴望。無法實現的致命的陷入愛情的金泰京,為了挽回對閔慧璘女士的強硬開始反擊。

14  

 

朴永泰-鄭雄仁 飾演

信息和選舉的高手,即king maker。

安企部室長人看穿的洞察力,又稱選舉的奇才。這樣的製造商能左右韓國政治、經濟界的克雷格.水的成果的存在。

他指定並支持的人物是必須掌握大權的神秘的能力。朴英泰是沒人詳細準確地知道他是誰,是自我管理和保安徹底的人,現在以國家保安為由,有多少人在他的手上的消失,甚至不知道。

嚴酷的惡行中,對初戀卻自始至終都沒有放棄,看著純情。

第1集文字介紹

沿海公路,幾輛汽車正在超速行駛緊追一個男青年,男青年的名字叫韓光哲,追趕他的人是政府一伙爪牙。徐仁愛已被政府人員抓住,看著韓光哲被汽車越追越近,徐仁愛提心弔膽大聲呼喊韓光哲小心,韓光哲的車技雖然非常了得,但最後帶是被政府人員的汽車堵住,其中一輛汽車趁著韓光哲不防備撞了過去,韓光哲被汽車撞飛落入路邊的海中。

多年以前,徐仁愛的母親忽然死在房中,徐母死時屋外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在政府安企部工作的朴英太曾經再現在徐母死之前的樓外。一切跡象表明,朴英太與徐母之死有極大的關聯。
徐仁愛因為母親死亡與韓光哲生活在一起,韓光哲的家人對待徐仁愛非常慈愛,就像是照顧親人一樣無微不至照顧徐仁愛,徐仁愛在韓家的照顧下出落成了一個漂亮動人的大姑娘。

高中時期,徐仁愛經常跟韓光哲騎著摩托車在沿海公路游玩,二人從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韓光哲的一個朋友根太縱火焚燒政府的船隻,韓光哲得知根太的所作所為,當即決定開船送根太出外避難。

韓光哲還有一個大哥,大哥名叫韓光勛,韓光勛多年以前曾跟徐仁愛見過一面,韓父非常喜歡徐仁愛,希望徐仁愛跟韓光勛結婚,多年以前,徐仁愛尚是一個流鼻涕的小女童,她跟韓光勛第一次見面是在火車站,韓光勛當時極不待見徐仁愛,嘲諷徐仁愛是一個愛哭鬼,事隔多年,韓光勛依然記得當年發生的一幕。

徐仁愛來火車站接韓光勛的時候,故意藏在一個工作人員背後,韓光勛下車不見徐仁愛,東張西望面色焦急,工作人員沒有功夫陪徐仁愛瞎胡鬧,轉身扔下徐仁愛向其它地方走去,徐仁愛立即暴露在韓光勛眼前,韓光勛一眼認出了徐仁愛。看著已經出落成窈窕淑女的徐仁愛,韓光勛依然用當年的語氣笑稱徐仁愛是個愛哭鬼。

為了表達對徐仁愛的愛意,韓光勛帶著徐仁愛來到海邊游玩,在游玩過程送了一條18K金的項鏈給徐仁愛,徐仁愛獲得項鏈如獲至寶,晚上跟韓光哲開船出海送根太的時候,徐仁愛向韓光哲展示脖子上的18K金項鏈。

曾在國家安企部工作的朴英太正在調查政府船隻被焚燒的案件,經過一番盤查,朴英太將嫌疑對象鎖定在了韓父身上,之前韓光哲開著父親的船送走了根太,韓父渾然不知成為政府調查的對象。朴英太做事一向心狠手辣,為了讓韓父招供縱火犯的下落,朴英太狠狠教訓了韓父一頓,韓父頭破血流傷痕累累,但並沒有向朴英太屈服。

徐仁愛騎著摩托車來到韓父船只停泊的岸邊,岸邊停著幾輛政府人員的汽車,朴英太從船中走了出來,徐仁愛見朴英太忽然盯著她看,心中一慌趕緊扮出一副笑容滿面欣賞海景的假象,朴英太沒有懷疑徐仁愛,鑽入汽車揚長離去,路上朴英太經過簡短的思慮,命令手下除掉韓父。

徐仁愛來到船中看望韓父,韓父頭破血流癱坐在船板上,韓光哲與韓光勛來到船中見父親被人折磨,兄弟二人意識到了情況不妙。韓光哲送走根太的時候政府人員調查許多可疑人員,曾跟徐仁愛接觸的洋人神父也被警方帶到警局審問,徐仁愛回到教堂的時候洋人神父已經回來,一想到是自己連累了神父,徐仁愛面色愧疚向神父賠禮道歉。

徐仁愛離去不久,韓光勛找到了洋人神父,韓光勛找洋人神父是想送走徐仁愛,徐仁愛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政府人員隨時有可能調進徐仁愛,為了不讓徐仁愛受到傷害,韓光勛決定送徐仁愛去美國,洋人神父與韓光勛的關係非常好,韓光勛非常信任洋人神父,洋人神父同意幫韓光勛的忙,同時替徐仁愛聯係到了遠在美國的一個神父,只要徐仁愛去了美國聯係到了神父,所有危險將會遠離徐仁愛,徐仁愛可以在美國生活繼續學業,國內的政府人員就算想找徐仁愛麻煩,也會因為強大的美國投鼠忌器。

徐仁愛得知韓光勛要送她去美國,晚上站在家門口等待韓光勛歸來,韓光勛回來之後,徐仁愛要求韓光勛跟她一起去美國。韓光勛因為一些事情沒有處理不肯跟徐仁愛去美國,徐仁愛勸說無果只得先行回屋休息。

第2集文字介紹

韓父墜海身亡,政府派出人手趕到海邊撈上了韓父,韓氏兄弟與徐仁愛被暫時關押到看守所,三人又哭又喊認定韓父並非自然死亡。

韓父確實並非自然死亡,幕后元凶就是朴英太,朴英太要求警察署長裁定韓父自然死亡,只有這樣才能堵住外界的猜疑,警察署長跟韓光勛見了一面,韓光勛是韓國聞名的知識份子,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警察署長語重心長跟韓光勛談話,暗示韓光勛不要再追究父親的死因,跟韓光勛談完話,警察署長在手下人的陪護下向警車走去,徐仁愛從一邊沖了過來,情緒激動哀求警察署長調查韓父死因,警察署長沒有理睬徐仁愛,幾個手下蠻橫無理推開了徐仁愛。

韓光哲一心要替父親翻案,奈何自身實力過於弱小,韓光哲找到一個認識多年的大叔,在大叔的陪同下來警局鬧事,警察們正在大廳埋頭工作,韓光哲忽然站到一張桌子上撒潑大聲喊冤,陪同韓光哲一起來的大叔跟著韓光哲一起喊冤。

朴英太打電話給警察署長,叮囑警察署長與韓光勛聯係,韓光勛是知識份子思想比韓光哲更開闊,面對親情和未來,韓光勛一定會選擇未來。

正如朴英太猜測的一樣,韓光勛接到政府人員的來電,思前想後決定不再調查父親的死因,韓光哲見哥哥韓光勛忽然改變立場不再調查父親的死因,勃然大怒跟韓光勛吵了一架,徐仁愛的立場跟韓光哲一致,韓光勛忽然轉戀的態度讓徐仁愛百思不解,韓光勛勸說徐仁愛不要再調查韓父死因,徐仁愛含著眼淚看著韓光勛,離開房間來到屋外找到韓光哲,韓光哲准備向外界散發一些父親離奇死亡的報道,只有這樣做才能依靠民眾的力量跟幕后元凶做對,徐仁愛決定跟著韓光哲一起散發傳播,韓光哲見徐仁愛不願意跟韓光勛在一起,只得同意徐仁愛加入行動。

徐仁愛拿著一些關於韓父的死因來到檢察院外面高聲喊冤,一名檢察官外出歸來注意到了徐仁愛,徐仁愛趁機來到檢察官身邊,面色悲痛要求檢察官調查韓父之死,檢察官注視徐仁愛片刻,提醒徐仁愛拿著資料遞交相關部門。朴英太派出手下殺害韓父的時候,徐仁愛曾經發現了朴英太手下人乘車的車牌號碼,朴英太為了洗清所有殺人疑點,專門派出警察上街抓走了徐仁愛。

韓光哲見徐仁愛被抓走,心急如焚騎著摩托車一路追趕,雙方來到沿海公路,韓光哲死死跟著警車不放,坐在警車中的徐仁愛見韓光哲跟了過來,又急又悲呼喊韓光哲,韓光哲騎著摩托車超越二輛警車,後方忽然出現一輛軍車上前衝撞韓光哲,在衝撞過程中一輛警車停了下來,徐仁愛從警車中衝出來跑到韓光哲面前,軍車再次衝過來撞飛了韓光哲,韓光哲面色悲痛注視徐仁愛,身不由已墜入海中。

韓光哲下落不明,徐仁愛被帶到警局審訊室,韓光勛在海邊還沒來得及撒完父親骨灰,朴英太的爪牙來到海邊強行帶走了韓光勛。韓光勛被送到軍隊當兵,徐仁愛則被送到一所監獄服刑,服刑的第二天早上,幾個獄友來到徐仁愛身邊示好,其中一名獄友勸說徐仁愛吃東西,徐仁愛對獄友不理不睬。

韓光勛在當兵過程受盡非人的折磨,教官幸災樂禍看著所有被訓的士兵,提醒所有人不要企圖從軍隊中逃出去。一天晚上,韓光勛被幾個軍人扒光衣服踢打,幾個軍人羞辱韓光勛的時候,團長開著軍車回來,韓光勛抓住時機上前攔停團長的軍長,面色嚴肅喊口號,團長被韓光勛的行為吸引住,帶著韓光勛回辦公室談話。

韓光勛穿回軍裝跟團長聊得非常投機,團長安排韓光勛執行一項任務,韓光勛拿著團長贈送的手槍找到一個目標下手,替團長拿回了一份資料。團長因為資料到手躲過了一劫,韓光勛漸漸受到團長的重視。

徐仁愛的情況沒有韓光勛這麼樂觀,在監獄服刑期間,一名獄友故意挑釁徐仁愛,徐仁愛雖然長得嬌小瘦弱,爆發力卻非常驚人,在所有女子囚犯的注視下,徐仁愛摁倒挑事獄友在地上,握起右手狠命掐住獄友的脖子,獄友無法呼吸失去反抗能力,徐仁愛從瘋狂狀態恢復平靜,鬆開了掐住獄友脖子的手。

第3集文字介紹

光勛幫助千泰雄躲過了審計,泰雄答應帶光勛去見仁愛。仁愛拒絕不接受光哲掉海喪生的消息,光勛懇求仁愛要好好活下去。

仁愛奮力讀書通過大學考試,教管局以仁愛為典型拍攝紀錄片,聽說拍片能早點釋放,仁愛答應了要求。光勛備受千泰雄的重用,他同時也了解到了政界的布局。

仁愛被釋放,她帶著朋友們幫孝利教訓了騙子作曲家。仁愛到海邊悼念光哲,可其實光哲並未死,他在福岡成為了拳手。

第4集文字介紹

千泰雄的女兒慧真國外回來,不想學習聲樂的她故意破壞聲帶,並要光勛幫她保守秘密,光勛對這位千金並無好感。

仁愛到千家宴會打工,她認出朴英太正是當年殺死母親和韓甲洙的人,光勛不想仁愛為此冒險,但仁愛卻認為光勛是個膽小鬼。

有電影公司看了紀錄片對仁愛很欣賞,仁愛對此並不上心,她的率真引起林導演的注意。光哲化名廣吉在日本吃盡苦頭,他成為冠軍拳手,因此惹來拳手雅人的仇恨。

第5集文字介紹

感於林導演的誠意仁愛答應試鏡,沒想到大獲成功。光哲回到韓國,昔日故友皆驚喜不已,但光哲選擇暫時不與親人見面。

孫會長將韓國事務交給光哲管理,光哲開始接觸到韓國上流社會。仁愛考入韓國大學法學院,她希望光勛能參加慶祝會,但光勛太忙無法答應。

看到仁愛很晚還在等待光勛,小姨將光勛陪同將軍家參加宴會之事告知。慧真裝病離開宴會,她告訴光勛他是父親為她挑的丈夫,感到受擺布的光勛大為生氣。

第6集文字介紹

仁愛主動提出獻身於光勛,但光勛希望等到結婚那天,在外看著這一切的光哲感到心碎,光哲將準備送給仁愛的項鏈丟掉,仁愛卻意外撿到了項鏈。

奶奶將仁愛親生父親的資料交給孫女,總理竟然就是仁愛的生父,小姨推測是總理的夫人暗殺了仁愛母親。

孫會長曾經救過總理的女兒世京,世京對他相當信任,世京暗中求孫會長阻止母親想讓父親當上總統的野心。慧真告訴仁愛,光勛是父親替她挑好的夫婿,而她將賭上一切得到光勛。

第7集文字介紹

仁愛受邀出席宴會,她第一次與總理碰面,對於這個親生父親,仁愛心情複雜。仁愛因看到光哲而失禮於總理夫人,總理夫人忌恨於心。

泰京突然回國被發現,總理夫人派人將他綁回家中,她提醒兒子不要給父親添麻煩。仁愛在酒店終於找到光哲,她對光哲還活著激動萬分。

泰京看出世京喜歡光哲,仁愛的意外出現令泰京相當興奮。得知外婆離世,光勛急忙趕到醫院,他在那裡見到了光哲。

第8集文字介紹

在外婆的葬禮上,仁愛沒有告訴光勛她已知身世。光勛擔心光哲不務正業,他從趙館長那打聽到光哲在為孫會長賣命。

在父親的幫助下,泰京找到仁愛工作的地點, 出於復仇的原因仁愛沒有拒絕見面。世京故意找時間與光哲相處,她的用心光哲沒有發現。

泰京與仁愛約會遭到總理夫人的斥責,她指使手下欲抓回泰京。仁愛本想將泰京殺害為母報仇,但關鍵時刻她放棄了這個想法。光勛帶著秘密文件赴美談判,而這項任務極具危險性。

第9集文字介紹

泰京被總理夫人強硬送回美國,仁愛故意在泰京面前表現得不舍。孫會長要光哲放大膽創事業,他會對光哲無條件進行支持。

政局在悄悄改變,光勛受命去美國執行秘密任務,但他的行蹤早就被朴英太知曉。總理與千泰雄進行了交談,總理暗示千泰雄不要有非份之想。

光勛剛回到韓國就被朴英太手下金政哲綁架,光哲送孫會長回日本,這一幕正好被他看到。光哲帶人救下了渾身是傷的光勛,千泰雄不顧仁愛的反對將光勛轉移出院。

第10集文字介紹

仁愛用拍廣告掙的錢為家人買了房子,又為趙館長開辦了拳館,眾人都興奮不已。光哲替張澤相約見金政哲,他本想從金政哲處打探攻擊光勛的幕後主,但政哲打死都不開口。

身份曝光的政哲被朴英太滅口,張澤相感受到了危機。光勛回到仁愛家養病,但將軍用最高級命令再次將他帶走,光勛臨走前要仁愛一定相信他。

泰京從美國偷偷跑回韓國,大怒的總理夫人令手下將仁愛毀容,幸好世京向光哲通風報信,仁愛才逃過一劫。

第11集文字介紹

總理夫人動用媒體力量抹黑仁愛,仁愛星途堪危。光勛看到泰京寫給仁愛的表白信,兩人之間產生誤會。

世京委婉地向光哲表白,但光哲對世京予以嚴厲的拒絕。張澤相被人謀殺,光哲和朴英太暗中都欲爭奪釜山建設。

總理夫人前往美國尋求前情報局局長的幫助,對方卻以總理夫人曾害死一個女人的秘密為要脅,他要總理夫人給他三億。光勛意外聽說了慧真害死抱養弟弟之事,他對慧真有了新的了解。

第12集文字介紹

仁愛的電影大賣,但她卻表示要息影專注於學習。光哲獲得了酒店所有權,他成為酒店的總經理。青瓦台秘書室室長許俊錫帶著秘密文件逃到日本,在孫會長的協助下,光勛抓回了許俊錫。

韓國政局動亂,學生們自發示威抗議,法學教授柳基勛遭受到當局的嚴刑拷問,仁愛為維護柳教授被打成重傷。

仁愛掉進朴英太的陷阱,來到美國大使館的她被再次逮捕。千泰雄希望光勛與慧真早點訂婚,光勛感受到強大的壓力。

第13集文字介紹

千泰雄帶著光勛去審訊室,看到飽受折磨的仁愛,痛苦的光勛以放棄仁愛為條件,請千泰雄搭救仁愛。世京以法國知名酒店經理的身份回國,她想到光哲的酒店工作。

光勛將父親的地契交給光哲保存,但光哲因反感光勛而拒絕。光哲為談判前去見重要人物,沒想到此人居然和光哲聊得頗為投契。

光勛向仁愛表明分手之意,仁愛情緒崩潰,而光哲也無法原諒光勛的背叛,此時與仁愛曾有一面之緣的金武赫律師向仁愛伸出了援助之手。

第14集文字介紹

光勛與慧真舉行了訂婚儀式,總統宴請了千泰雄一家。光哲前去監獄探望仁愛,仁愛求光哲阻止光勛訂婚,光哲看到了仁愛前所未有的脆弱。

在金武赫和學生的示威運動下,仁愛終於被釋放。光勛帶慧真與光哲見面,仁愛突然出現擾局,她的瘋狂舉動嚇住了在場的人。

光勛狠心地勸仁愛忘掉自己,因為一切都是命運注定。孫會長欲為光勛介紹日本首相,而光勛在日本看到了光哲為仁愛打造的項鏈,他明白了光哲也愛著仁愛。

第15集文字介紹

在日本的光勛醉酒與慧真發生了關係,他痛苦地告訴光哲一切都已經結束。仁愛為學生遊行起草了宣言,她與金武赫律師再度相遇。

仁愛從光哲那得知在美國的慧真已懷孕,痛苦的她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解。光勛突然得知慧真在美國原來有個交好的男友,而這個前男友向光勛勒索錢財以掩蓋與慧真的醜聞。

千泰雄與夫人到美國參加女兒的婚禮,前情報局局長遊說千泰雄與總理抗衡,千泰雄表面上予以拒絕。

第16集文字介紹

仁愛因參加學生運動遭追捕,光哲想送仁愛去美國阻止光勛的婚禮,但被仁愛拒絕。朴英太的手下在沙灘將仁愛和光哲抓住,總理夫人指示在報上抹黑仁愛的私生活。

被抓的仁愛遭到強暴,光哲為此痛苦自責。千泰雄制造了慧真前男友張正載車禍事件,但張正載並未死去而是陷入昏迷。

光勛與慧真完婚,婚後慧真發現光勛早就知道她婚前的丑事,兩人發生爭執,光勛情急之下推了慧真,慧真感到腹痛難忍。

第17集文字介紹

仁愛被判七年徒刑,學生運動得到了民眾的同情,而在關押期間仁愛發現自己懷孕。

光哲用老虎機的經營權換取了親屬探視權,而光哲被媒體認為是仁愛孩子的父親。總理對仁愛的遭遇感到同情,但他沒有能力救出仁愛。

總理夫人送給朴英太生日禮物,兩人的關係曖昧不清。千將軍決定脫下軍裝,這引得總理夫人的警覺,總理夫人要泰京準備政治聯姻。

第18集文字介紹

泰京試探父親對權力的欲望,父親的回答令他失望。光哲放棄自己所有的財產求朴英太放了仁愛,朴英太對光哲的用情至深感到吃驚。

前情報局局長造訪光勛家,他邀請光勛幫他寫懺悔錄,並以政治前景誘惑光勛,光勛似有心動。

政局朝著千將軍一邊傾倒,總理夫人閔慧麟要求朴英太挽回局勢,而朴英太卻為無法相認兩人之間的骨肉耿耿於懷。仁愛被保外就醫,她求光哲幫她打掉孩子。

, ,

love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