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 名】:九數少年(韓語:아홉수 소년)

b  
【播 送】:韓國TVN
【類 型】:TVN金土劇 


【首 播】:2014年08月29日
【時 間】:每週五六晚間各播放一集 
【接 檔】:不要戀愛要結婚 
【導 演】:劉鶴贊
【編 劇】:朴有美
【主 演】:金英光、慶收真、吳正世、劉多仁 
【集 數】:16集
【官 網】:http://program.interest.me/tvn/9thboy

劇情介紹

講述與9歲、19歲、29歲、39歲男女們有關的浪漫愛情故事,究竟主角們將如何扭轉“逢九必衰”的命運屬於他們的美好人生的故事。

第1集文字介紹

由於家族歷史有“逢九必衰”的慣例,迷信的福子不禁為兒子東久、敏久、真久以及他們的舅舅光洙感到擔憂。

9歲的童星東久去參加劇組試鏡,卻不幸被淘汰。19歲的敏九突發腸胃疾病輸掉了跆拳道比賽,並因此失去了升入理想大學的機會。

因為轉播出現了意外,39歲的電視台導演光洙失去了工作。29歲的旅行社職員真久暗戀著同事世英,正當他鼓起勇氣准備向世英表白時,卻發現在范搶先一步表白並吻了世英。

第2集文字介紹

光洙對幼稚的綜藝節目不感興趣,偶然間他從算命的電子仙女那得到忠告,前女友們中的一位將成為他的妻子,而這時傳來敏京沒有結婚的消息。

東久在母親的勸說下到演藝學院學習,他的演技遭到小朋友的嘲笑。敏久遇到了他認為的命中女友,但兩人卻並未真正相識。

真久受到了上司的打壓心情郁悶,當他聽說在范向世英示愛被拒後心情有了好轉。福子得到指點,家中三個男人中有一人的姻緣已經出現。

第3集文字介紹 

為了尋找初戀,具光洙來到了畫展,他見到了初戀情人敏京,沒想到敏京卻完全變了一副模樣,具光洙嚇得趕緊表示他只是順便過來看下,但敏京卻纏著具光洙陪她吃飯。朋友曾經給具光洙介紹過一個女孩海秀,是個有男孩子性格的人,總體還是不錯的,只是沒想到她是同性戀。 

真久他們公司團體出行,在車上世英一口吞了一個雞蛋被噎著了,真久和在范都很緊張。此次的浪漫之旅是單身男女在旅行的同時,找到自己另一半約會旅行獎品,男女組成一隊進行實地考察,慶幸的是真久和世英分在了一組,在范很失落。 

真久給世英拍了很多的照片,他問世英要選擇跟一個人一起吃便當,她會選擇誰,世英轉移了話題沒有回答。世英累的坐在椅子上就睡著了,為了不讓刺眼的陽光照射到世英臉上,真久還特意用手幫世英遮擋。世英做了一個表情,真久表示做那個表情的世英很醜,其實是真久最招架不住世英的那個表情。 

具光洙還是無法接受現在的工作,總是覺得無聊。朋友讓具光洙去見甘雨,她的變化很大,現在很漂亮了。敏久又再次見到了那個他認為是命中的女人,今天已經是第三次見到了,他明確了心裡的想法。 

真久和世英一起吃飯,真久一直糾纏著問世英會選擇跟誰一起吃便當,但世英喝醉了又是沒有回答真久,真久把世英背回住處,他感覺很幸福,醉的不省人事的世英一直念叨著對不起真久。在范會再次向世英表白,真久心裡不是很舒服,真久拿著相機看著和世英的合影很開心。第二天一大早真久給世英准備了醒酒湯,在范卻認為是真久在幫他弄的。 

具光洙故意去甘雨上班的醫院檢查男性方面的問題,其實是為了見甘雨。甘雨在醫院跟具光洙重逢很驚訝,她問具光洙是不是准備結婚了所以才來做檢查,具光洙連女朋友都沒有怎麼結婚,甘雨表示她也沒結婚,具光洙聽了感覺有了希望。臨走時,甘雨拿著請帖告訴他下個月要結婚了,想請具光洙唱祝歌,具光洙希望徹底破滅。 

東久去拍攝,卻因表演不到位被導演給大罵。敏久在公車上巧遇那名女孩,他自顧自地想著搭訕的台詞,正當他准備去搭訕時卻被之前柔道場的對手給奚落,以至於女孩下車都不知道,但敏久撿到了女孩的錢包。玩游戲環節裡,在范和世英被懲罰手牽手去買啤酒,真久很難受。 

具光洙家樓上每天晚上都傳來咚咚的聲音,他跑到樓上本想大罵卻發現是他曾經的女友多仁,她已經結婚並有了孩子,具光洙十分失落。聲音並不是多仁家傳來的,而是對門的美善母親每天晚上在做運動。緣分會在毫無情況下找上門,也會在指縫間溜走,緣分不是用來等的,而是用來爭取的。 

第4集文字介紹 

真久提出心靈之約的新企劃,同事們決定親身一試再在公司推行。四個約會地點中馬世英挑選了風之山丘,在范本欲去風之山丘,卻臨時改變主意去了市場,世英最終等來了真久。

光洙得知多仁離婚,他為當初多仁為何不接受他的求婚,並在求婚現場羞辱他而仍存疑惑。

敏久因為找不到韓秀雅而煩惱,卻意外地從光洙那裡得到線索找到了心目中的女神。真久和世英來到涼亭躲雨,真久情不自盡吻了世英,卻被世英打了一扇耳光。

第5集文字介紹 

真久趁避雨時親吻了世英,世英很生氣打了他一巴掌離去,真久追上世英跟她表白,世英大罵真久只會欺負她。真久是想了很久才對世英表白的,他問世英對他到底有沒有一丁點的感情,世英表示她對真久一丁點的感情都沒有,真久很失落。 

敏久拉住了迎面走來的秀雅的手,還讓秀雅記下他的電話號碼,秀雅想要要回記事本的話就打電話給他。敏久一直在期待著秀雅給他打電話,當他收到秀雅約見面的訊息時,他興奮的不能自已。朋友問具光秀有沒有去問過多仁當年拒絕求婚後就沒了音訊,別說是問,多仁連一句話都不跟具光秀說,當作不認識一樣。 

回到公司上班,真久和世英見面很尷尬,兩人拍的照片獲得了最佳情侶獎,大家吵鬧著要慶祝,世英借口下午有約拒絕了。世英在多仁的店裡,多仁看出世英不對勁,多仁跟世英說起有一對情侶經常來店裡,但一直吵鬧,其實彼此心裡都知道是喜歡對方的,世英知道多仁說的是她和真久,她否認了,在她認為真久只有在自己需要的時候才是真心的,是一瞬間的真心。 

敏久和秀雅見面,敏久要秀雅跟他交往,秀雅聽了直接就走了,敏久追上秀雅,他一直在嘮叨,今天他們就算正式交往了。東久對柏芝生氣,敏俊安慰柏芝並和她一起彈鋼琴,東久返回時看見他們在一起很不開心。多仁跟福子說她自己一個人在家換燈泡什麼的,福子覺得像多仁還這麼年輕應該要找個人。福子說到具光秀,又讓多仁幫忙介紹女孩子。 

具光秀穿得很正式要去參加同學正元的婚禮,福子念叨著他成天參加別人的婚禮,什麼時候才能有自己的婚禮。敏久送飲料給秀雅,他也有,並表示那是情侶的,秀雅的同學看見敏久都在犯花痴。多仁也去參加正元婚禮,回去時打不到車,具光秀載了她,但他怎麼也問不出口當年多仁為什麼拒絕求婚的事,原來在分手的那一瞬間只有他是在原地獨自停留。 

2012年真久的夏天,那天真久親了世英,只是真久對很多女孩都這樣做,還被世英給看見了,直到有一天,真久也有了不想忘掉的人那就是世英,男人喜歡上女人只要7秒鐘,但真久喜歡世英用了七個月。朋友知道世英雖然那樣說著真久,但其實心裡還是會很在意真久。2012年世英的夏天,那天真久親了世英,世英心裡如同小鹿亂撞,但當世英精心打扮去跟真久約會時卻看見真久吻了別的女孩子,那一刻,世英的心碎了。 

第6集文字介紹 

世英最近都在躲著真久,真久很煩惱。十年了,具光秀還是沒有解開被多仁拒絕求婚的疑惑,他怎麼都問不出口,朋友問他在多仁拒絕他求婚之前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具光秀想起了之前多仁總是欲言又止的跟他說話。敏久每天都跟著秀雅,秀雅覺得敏久很幼稚,決定讓敏久自己放棄。

世英和真久一起拍的照片被部長給責罵,真久為了幫世英出頭還被部長給罰兩人一起加班重新寫企劃。東久跟柏芝對台詞時,東久不僅記不住台詞還念的很生硬,於是老師讓敏俊和柏芝對台詞,敏俊表現的很好,柏芝很興奮。

秀雅讓敏久去試試看他們到底是不是命運,就如同電影裡緣分天注定一樣,要是在電梯的同一層下就相信是彼此的命運。多仁跟世英她們說起她和具光秀交往時,具光秀總是很忙很忙,每次見面都是在打瞌睡。具光秀現在想起當時,或許真的是有什麼離別的征兆吧。

東久看見敏俊跟柏芝表白,讓她當他女朋友,而柏芝答應了,東久很傷心,跟他一起度過三分之一的柏芝就這樣跟他分手了。世英和真久晚上加班,高恩還特地買了點心給了他們,而在范也來關心世英。秀雅讓敏久明天和她在同一棟大樓裡,要是兩人在同一層見面的話,就相信是命運,敏久很苦惱,朋友打電話說有辦法讓敏久和秀雅在電梯的同一層見面。

具光秀在扔垃圾,真久和多仁偶遇,真久叫住了具光秀,介紹他和多仁兩人認識,兩人都很尷尬。多仁和具光秀分手是因為具光秀太忙了,一次都沒有一起去旅遊,好不容易說好一起去旅遊又被放了鴿子,多仁覺得好像是她一個人在單戀,當時沒有想過真的要分手,只是具光秀還跟她求婚,因此她就逃跑了,具光秀總是在說抱歉,不聽她的意見,只以他自己的方式生活。

敏久和秀雅約定要是在同一層下就答應交往,但要是不在同一層,敏久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面前。最終,敏久和秀雅沒有同時出現在同一層,秀雅走了。世英還是不愛搭理真久,真久想要跟世英好好聊聊,但世英拒絕了。世英獨自走在雨中,真久拿了傘讓世英撐著,他跟世英道歉,不想因為他的貪念而失去一個好朋友,就像以前一樣兩人只做朋友,現在只要求那些。

第7集文字介紹

東久被演藝公司看上,努力的在學習演技,但都是連一句台詞都沒有的角色,敏久最近只專注於柔道練習,一定要考上大學,就連曾經很討厭的蒲公英汁,現在也能天天喝,具光秀最近不斷的去相親,真久和世英還是像以前一樣相處的很融洽,至少在別人看來是這樣,讓人快要窒息的夏天很快就要過去,終於秋天來了,又有個9月19日快要來臨。

具光秀和朴恩智相親,朴恩智是明星,具光秀覺得她條件那麼好不會看上他。真久覺得在范也會像他一樣悶悶的,而真久和世英還是需要時間。敏久和同學們看見一個背影很像秀雅的女子,待她轉身才發現不是,敏久對自己說他已經忘記秀雅這個名字了,他現在只有勇猛。

真久這段時間和世英還是那樣,所以他這段時間很認真的工作,把高恩是當做一個妹妹,朋友覺得高恩是喜歡真久,勸真久還是跟一個喜歡的人好。恩智主動打電話約具光秀一起吃晚飯。多仁的女兒銀書生病發燒了,福子很緊張讓具光秀趕緊送她們去醫院。在醫院,具光秀還特地拜托他釆訪過的醫生幫忙,醫生誤會具光秀和多仁是夫妻關系,雖然很感謝具光秀的幫忙,但多仁對具光秀還是不怎麼搭理。

不知道算不算幸運,9月19日,真久他們開始了很大的日子。具光秀在車庫遇到了多仁的好友,她告訴具光秀當年他們倆分手時多仁很傷心,哭的死去活來的,具光秀才知道原來他並沒有被多仁踹掉。東久以為他是拍模特的廣告,沒想到卻是讓他只穿一條內褲拍照,覺得很丟人,但想著自己要成為閃耀的人,他積極的配合。

敏久無意碰見秀雅,彼此都沒有打招呼就這樣走過去了,在敏久的心裡可以不注視秀雅,卻很難收心。秀雅看見敏久又在等她,敏久曾經不是說過不再見面,敏久知道沒有命運之說,他第一次見到秀雅就喜歡上了她,讓秀雅不管命運什麼的,只管做他的人,他以後會更喜歡秀雅。

多仁看著店裡的一對小情侶親密的場面,很羨慕。具光秀突然的出現在多仁的店裡,多仁很吃驚。真久他們公司聚餐完又去練歌廳,真久唱了首很傷感的歌後出來了,高恩問他是不是有傷心的事,還問他是不是有交往的人,真久告訴說沒有,高恩直接上前吻了真久,她覺得隨著時間的流逝,真久會喜歡她的。

在范把他的外套給世英披上,為了忍住對世英的感情很累,但他也知道人心這個東西不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以後為世英會成為更好的人。敏久再也不想找任何的理由,具光秀再也不想繼續後悔。9月19日,他们的秋天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第8集文字介紹

具光秀來到多仁的咖啡店,多仁表示已經打烊了,具光秀想喝杯咖啡再走,看著多仁的咖啡店,具光秀想起了以前和多仁兩人經常去的咖啡店,他想和多仁談談,多仁以銀書還在幼兒園為借口拒絕了。具光秀並不是來喝咖啡的,他想知道多仁當初為什麼那麼做,雖然已經過去,但對具光秀來說並沒有分手,多仁得告訴他原因。

為了做公司關於中國游客的策劃,世英和在范去了市場準備做便當,而真久和高恩去了整形外科。具光秀今天很不對勁,心情特別的好,雖然知道多仁可能還是不怎麼搭理他,但為了看多仁還特地帶了同事去多仁的咖啡店喝咖啡。

秀雅其實是期待敏久能等她的,敏久看出了秀雅的心思,他要跟秀雅交往,秀雅表示他們倆不合適。真久和高恩一起吃烤肉,看著高恩吃烤肉的樣子,真久想起了世英。高恩昨晚睡不著,因為她有喜歡的人就睡不著,高恩問真久和她相處了一天有沒有更喜歡她了。

在范坐公車送世英回家,說起自從真久搬家後他就很少坐公車了,世英聽了很吃驚,既然真久搬家了,為什麼還每天陪她一起坐999路公車。福子接了個詐騙分子的電話,對方說真久在他們手上要福子拿五百萬贖人,正好真久回來了,福子繼續跟對方周旋,還提醒孩子們要是不結婚就把他們都賣了。

具光秀今天特地打扮還噴了香水,福子猜測他是談戀愛了。東久今天應試,號碼是9號,雖然表現的不錯,但對手實在是太強了,他又被淘汰了。敏久給秀雅發信息,秀雅都不回,秀雅的同學覺得秀雅都那樣的折磨敏久,而敏久還一如既往對秀雅好,是真的喜歡秀雅,秀雅其實也是喜歡敏久,只是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敏久和同學在一起看到有秀雅喜歡歌手的公演,他拜托具光秀幫忙。具光秀去多仁咖啡店,多仁有事要外出,並不理會他。在范有航空公司的會議,讓真久替他陪世英準備便當的策劃,兩人一起去市場試吃小吃,世英本想問真久是不是搬家了,但還是沒有問出口。

陪世英去坐公車回家的路上,真久接到高恩電話讓他回公司,世英有點不開心。等公車時,世英問真久是不是搬家了,為什麼還跟她一起坐999路公車,真久表示他對世英一直都是認真的,只是世英不聽而已。看著真久回公司,世英情緒很低落。

敏久帶秀雅去看她喜歡歌手的公演,秀雅很激動,在公演的最後敏久上台,特地唱歌給秀雅,秀雅很開心。回去路上敏久問秀雅有沒有什麼話對他說,敏久是真的喜歡秀雅,秀雅沒有回答,只是離開時,她給敏久發了條信息她答應跟敏久交往,敏久興奮的手舞足蹈。

具光秀在停車場等著多仁,多仁質問具光秀是不是同情離婚的前女友,具光秀解釋因為多仁很漂亮,多仁表示她已經不是那時的多仁了,是銀書的媽媽,具光秀看見多仁時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很激動很心動,十年前活得不像自己,看到多仁很高興。39歲,具光秀決定從PD回到十年前的自己,其實讓男人改變的不是世界,而是愛的她。

 

 

love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