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男人心臟出了故障,有一顆冰冷的心。
某一天迎來了最糟糕的瞬間……



他以奇迹般的幸運獲得了新的心臟
經歷了純潔無暇的愛情
成爲了擁有溫暖之心的男人
這樣讓人無法相信的魔法般的浪漫幻想就要展開!!

25年前,擔任集團會長的父親突然去世,使他失去了家人。野心勃勃的叔父奪走了整個公司,趕走了他。他就是抹殺了除複仇心以外的所有感情,抛棄了人情味的男人江・敏・浩。
不知心髒病何時會爆發而所剩不多的時間。爲了動員所有力量打倒叔父江會長而以企業狙擊手回歸的他,在複仇的終曲奏響之前,終于因心髒無法承受而倒下。
但是腦死亡者像命中注定般地出現了。然後實施了心髒移植手術……他重獲新生。
但・是,他獲得的不僅僅是生命。不同于醫生的預後良好的說法,他自己感覺到了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他說的話,做的事與之前的江敏浩有180度的不同。
就像寒冷的心髒現在終于活了血一樣,他開始産生了溫暖的感情……
雖然每天每天“頭腦”和“感情”都在進行鬥爭,但他遇到了總想要保護的一個女人,不斷地學習眞正的愛情和幸福的意義。
這樣一個男人的治愈浪漫愛情劇現在開始將要展開!!

精彩大結局

來源:YOUTUBE

本影片僅供交流試看之用請勿用於商業行為及轉載若喜歡本片請支持正版

陷入純情第1集劇情介紹

 

  薑敏浩受傷

 

  富二代公子哥薑敏浩發生意外被緊急送往醫院,二個友人來到醫院找到了薑敏浩,薑敏浩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陷入到昏迷中,其中一個友人見姜敏浩情況不妙,情緒失去控制險些癱坐在地上。

 

  一周前,薑敏浩到家族公司開會,姜會長當眾提起姜敏浩兒時的一些糗事,薑敏浩沒有被姜會長激怒,而是面色平靜反駁姜會長提起的一些事情。一些股東對姜敏浩目無尊長的態度產生不滿,其中一個股東怒氣衝天責駡姜敏浩,薑敏浩不以為然沒有把罵他的股東放在心上。

 

  會議結束薑敏浩走出會議室遇到了金純情,金純情的父親金室長是薑氏公司的員工,薑敏浩見金純情跟父親一樣也在為薑氏公司效力,臉上升起不屑嘲諷金純情的家族只有替薑氏公司當僕從的命。

 

  薑敏浩的話充滿戲謔,金純情站在當場沒有跟薑敏浩爭吵,薑敏浩對金室長沒有好感,金室長跟薑敏浩有私人恩怨。姜敏浩故意打量金純情尋找金室長的影子,金純情的長相跟金室長很像,薑敏浩從金純情臉上找到了金室長的影子。

 

  離去之時薑敏浩拿出一個星星標籤貼到金純情的臉上,金純情沒有反抗薑敏浩無禮的行為,薑敏浩在金純情臉上貼完星星標籤轉身離去,金純情如釋重負松了口氣摘下貼在臉上的星星標籤,雖然薑敏浩的行為有些無禮,金純情卻覺得在臉上貼星星標籤無關緊要不影響儀錶。

 

  薑敏浩來到賓館開房想起當年發生的事情,姜父因為犯了貪污罪被法院判刑,姜會長來到姜家跟薑母談話,薑敏浩站在旁邊注視姜會長與姜母談話,薑母無力承受姜父貪污打擊上吊自殺,薑敏浩推門進房發現懸在房間裡面的母親。

 

  回想完往事,薑敏浩心情低落無心跟女伴談話,女伴來到薑敏浩身邊想跟薑敏浩親熱,薑敏浩毫不客氣要求女伴滾蛋。

 

  馬東旭出門辦案追捕一名男犯人,男犯人大步流星奔跑逃到一處樓頂上,馬東旭來到樓頂上尋找男犯人,男犯人鑽入到一輛汽車裡面向馬東旭沖了過來,馬東旭吃了一驚驚慌失措往旁邊躲閃,男犯人駕駛汽車向前直沖出去,馬東旭的一個女同事開車橫在前方,男犯人猝不及防撞到馬東旭女同事駕駛的汽車上。

 

  馬東旭因為男犯人想逃跑不配合執法怒氣難平,男犯人被馬東旭從汽車裡面拉了出來,馬東旭當著女同事的面狠狠教訓了男犯人一頓。

 

  入夜,金純情下班回家,路上幾個朋友忽然出現將金純情拉到一個黑呼呼的房間裡面,金純情一頭霧水搞不懂朋友們的意圖,周圍忽然亮起燈光出現許多人影,金純情吃了一驚打量出現在眼前的人影,馬東旭忽然現身站在話筒旁邊唱情歌給金純情聽,金純情一臉幸福聽著馬東旭唱情歌,不知不覺間金純情想起當年跟馬東旭一起成長一起戀愛的經過。

 

  馬東旭唱完情歌向金純情求婚,金純情接受馬東旭求婚引來朋友們一陣歡呼。馬東旭帶著金純情回家,二人一邊走一邊說著甜言蜜語。

 

  馬東旭帶著金純情來到一幢樓房外面,二人說話的聲音太大吵醒屋主,屋主開燈罵罵咧咧,馬東旭趕緊拉著金純情逃跑。

 

  薑敏浩多年以前跟金純情的父親有恩怨,當年姜父因為貪污罪被法院判刑,薑敏浩跟著母親來姜氏公司找姜會長,金室長出現在公司大廳叫住了姜母,薑母想找姜會長問個清楚,金室長冷漠無情提醒薑母不能在公司鬧事。

 

  馬東旭與薑敏浩發生衝突,兩人來到警局解結糾紛,金純情從警局出來向家中方向走去,馬東旭追到金純情主動示好,金純情停下腳步轉身捏了一下馬東旭的臉龐,馬東旭開玩笑提醒金純情休想分手。

 

  金純情來到賓館裡面尋找薑敏浩,薑敏浩在一個客房裡面休息,金純情來賓館找薑敏浩是為了談工作上的事情,一路尋找金純情找到了薑敏浩入住的客房,薑敏浩在房間裡面已經喝得爛醉如泥,金純情敲響房門呼喊薑敏浩,薑敏浩打開房門一聲不吭看著金純情,金純情不知道薑敏浩已經喝醉了酒,薑敏浩打開房門之後忽然撲到金純情的懷中。金純情吃了一驚想扶住薑敏浩,薑敏浩身子不受控制癱倒在地上,金純情見薑敏浩無原無故忽然癱倒,心中吃驚不小趕緊蹲下身子扶住薑敏浩。

 

陷入純情第2集劇情介紹

 

  馬東旭遇車禍

 

  馬東旭與薑敏浩發生衝突,兩人來到警局解結糾紛,金純情從警局出來向家中方向走去,馬東旭追到金純情主動示好,金純情停下腳步轉身捏了一下馬東旭的臉龐,馬東旭開玩笑提醒金純情休想分手。

 

  金純情來到賓館裡面尋找薑敏浩,薑敏浩在一個客房裡面休息,金純情來賓館找薑敏浩是為了談工作上的事情,一路尋找金純情找到了薑敏浩入住的客房,薑敏浩在房間裡面已經喝得爛醉如泥,金純情敲響房門呼喊薑敏浩,薑敏浩打開房門一聲不吭看著金純情,金純情不知道薑敏浩已經喝醉了酒,薑敏浩打開房門之後忽然撲到金純情的懷中。金純情吃了一驚想扶住薑敏浩,薑敏浩身子不受控制癱倒在地上,金純情見薑敏浩無原無故忽然癱倒,心中吃驚不小趕緊蹲下身子扶住薑敏浩。

 

  金純情將薑敏浩送出賓館,薑敏浩不知為何忽然癱倒在地上,金純情如臨大敵送薑敏浩離開賓館坐上一輛計程車離去,薑敏浩在金純情的及時救助下平安無事。

 

  馬東旭與一個朋友見面,朋友跟馬東旭談起薑敏浩,薑敏浩是金純情的上級,金純情父親同樣也曾在薑家公司工作過。

 

  姜敏浩拉著金純情跟姜會長見面,姜會長與幾個股東坐在客廳等待薑敏浩,薑敏浩拉著金純情的手現身,金純情心中升起恐慌掙脫了薑敏浩的手,薑敏浩在股東們的注視下坐到沙發上跟姜會長談話。

 

  馬東旭在調查一起案件,李理事疑似做了違法犯罪的事情,馬東旭找到李理事的手下,李理事的手下先是不肯向馬東旭招供,在馬東旭的追問下李理事才透露了一些機秘資訊。

 

  金純情下班回家,馬東旭在金純情的必經之路等侯金純情出現,金純情因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心事重重,馬東旭面帶笑容逗金純情開心。

 

  金純情來到薑敏浩休息的地方,薑敏浩見金純情忽然出現,臉上升起不解盤問金純情為何知道他在哪裡休息,金純情站在當場什麼話也不說,薑敏浩步步緊逼追問金純情為何知道他在哪裡休息,金純情在薑敏浩的逼問下依然一聲不吭,薑敏浩來了火氣要求金純情離去,金純情在薑敏浩的命令下轉身離去,薑敏浩忽然倒在地上頭破血流昏死過去,金純情在薑敏浩倒地的時候已經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薑敏浩無原無故發生意外倒在地上,金純情吃了一驚轉過身子看著薑敏浩,薑敏浩倒在玻璃碎片中一動不動,金純情面色大變看著倒在地上的薑敏浩。

 

  馬東旭跟李理事見面,李理事不肯在馬東旭的要求下去自首,馬東旭提醒李理事做了違法犯罪的事情,如果李理事不去警局自首,馬東旭只能掏出手銬拘捕李理事,李理事一臉焦急在馬東旭面前開脫責任,馬東旭不願意聽李理事的辯解只想公正執法,李理事見馬東旭冷漠無情不講情面,心中已怪馬東旭產生了殺意。

 

  金純情叫了一輛救護車救走了薑敏浩,薑敏浩被幾個護士抬到救護車上,金純情至始至終陪著薑敏浩不離不棄,薑敏浩已經陷入到深度昏迷中情況不容樂觀。

 

  馬東旭離開李理事在路上行走,一輛汽車忽然從後方急行而來向馬東旭撞上去,馬東旭轉過身子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避讓,汽車撞倒馬東旭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前急行。

 

  馬東旭頭破血流倒在地上傷勢嚴重,身上的手機掉落在距離馬東旭二三米遠的地方,馬東旭用盡全力伸手向手機摸去,一個神秘人來到事發現場撿起了馬東旭掉落的手機,馬東旭已經無力再從地上站起來跟神秘人博鬥,神秘人拿走馬東旭的手機等於奪去了馬東旭的性命,馬東旭在神秘人離去的時候慢慢閉上眼睛不再動彈。

 

  金純情在醫院裡面照顧薑敏浩,薑敏浩情況危急不容樂觀,金純情焦急不安在醫院裡面等待醫生手術進展,有人忽然打來電話給金純情,來電者向金純情透露馬東旭出了車禍,金純情聽完來電者的話大吃了一驚癱坐在地上。

 

  數日過後,薑敏浩渡過危險已經可以坐著輪椅到醫院外面呼吸新鮮空氣,醫院外面鳥語花香風光無限好,薑敏浩坐著輪椅發現前方滾來一個汽球,汽球慢騰騰地滾到了薑敏浩的腳下,薑敏浩抬腿踩住了汽球,一個小女孩從遠處走了過來。

 

  姜敏浩一臉慈愛看著小女孩,小女孩一臉天真沖著薑敏浩露出笑容,薑敏浩情不自禁伸手捏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子,小女孩如同一隻溫順的小狗一樣任由薑敏浩捏鼻子。

 

陷入純情第3集劇情介紹

 

  東旭終於不治身亡了,在追悼會上金純情回憶起了自己的童年。她小時候是隨父母由外地遷來的,當時在幼稚園裡很不適應、孤單,是馬東旭帶著她一起玩。

 

  從醫院接受完心臟移植手術後蘇醒過來的薑敏浩性情大變,不僅總做一個戴著別致髮卡的女人的夢,還一改以前從不吃零售的習慣,經常要助理給他東西吃。

 

  Hermia公司的股東發生嘩變,私下將股份和公司重要材料都帶走了,導致公司面臨破產的危險。姜敏浩打電話叫金純情來見他,他告訴純情Hermia要破產了,她應該為自己做點什麼好補償上次的過失,但遭到純情的痛斥。

 

  李俊熙請純情吃飯,表達了要像東旭那樣接過照顧她的責任,純情委婉地拒絕了。東旭四十九天的祭日到了,他的下屬同事玉婉邊悼念邊哭著發誓一定要早日抓住兇手報仇。純情也在靈墓前淚如雨下,她喃喃自語道:“以後在那邊就沒有人再去照顧你了”。

 

  就在薑敏浩步步圍剿Hermia時,在他叔叔的導演下有董事和李俊熙聯手將薑敏浩排斥出高管層裡。經驗豐富的薑敏浩立即以債權人的身份強行闖進會議室,迫使其叔叔同意其來公司工作,監督股份還錢進程。會長見事已賴不掉只能同意,但薑敏浩接著又要求純情來做自己的助手。

 

  姜敏浩看著李俊熙不知為什麼就是生氣,他警告李俊熙不要太張狂,其只不過是一隻會長使喚的狗。接著當李俊熙的面兒,姜敏浩又將純情拉到自己面前,狠狠地說道:“我會不顧一切地壓倒所有對手”。

 

  深夜純情忙完了工作回到山中的家裡,在家門口遇到了薑敏浩,二人對如此巧遇都感覺奇怪。薑敏浩還發現那枚無數次夢到的髮卡竟然戴在純情的頭上,他在大大吃驚的同時將純情拉進懷中擁抱著。

 

陷入純情第4集劇情介紹

 

  姜敏浩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好的人,用他的話說是“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的傻瓜”,因此薑敏浩決定長大後要做一個“如同自己殘酷人生一樣的殘酷的人”。

 

  姜敏浩對金純情產生了微妙的感情,以至於經常會出現神情恍忽的情況,晚間走路竟然會找不到方向。姜敏浩在上車關車門時夾傷了純情的手,他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臉會發疼。晚上他在酒店裡對助理宇植咆哮道:“我這是怎麼了?我是要發瘋了嗎?”宇植認為他是中了邪道,就弄一些符咒貼在他的臉上。

 

  羅玉璿警官終於查到撞東旭的車線索,她躊躇滿志地指揮著部下調看監控視頻。在公司會議上,薑敏浩對理事們說:大家只有使勁賺錢才會有生機,否則我會不留情的收款。

 

  李俊熙聽說純情手指受傷就帶她去看醫生,被姜敏浩看到,他極其不爽地告訴二人:以後不要再來往,我是個有秘書疑心症的人。

 

  薑敏浩派純情去接洽一樁根本並不存在的生意,他的助手宇植非常不解,薑敏浩告訴他就是要銼一銼這個丫頭的銳氣。其實純情從一開始就看出讓她接待的生意人是姜敏浩公司的人,但她始終沒有揭穿,而是很得體的把假客戶送到酒店。當姜敏浩的部下將這一情況告訴他時,薑震驚了。與此同時,姜賢哲會長在得知由純情陪同的生意是假的大為憤怒,以為是純情從中作崇,他帶人追上純情當眾打了其耳光,還聲言要向秘書協會舉報吊銷其秘書資格。

 

  姜敏浩對自己導演的這件事給純情造成的傷害很過意不去,就買一隻兩千萬的手錶想向純情當面道歉,不料卻與前來綁架純情的兇手遭遇,為了把純情救出來,他將手錶扔給歹徒,隨後又以一個馬東旭習慣的捕人動作將罪犯打倒在地,令純情和隨後趕來的東旭同事大為震驚。

 

  純情接到一家首飾店的電話,說馬東旭在該店訂制了一個結婚戒指需要去取。當純情去取時竟被告知戒指已被薑敏浩拿走,而他在首飾店留下的門牌號竟然是馬東旭家的地址。當純情驚慌地來到馬東旭家門前想看個究竟時,薑敏浩竟然出現了,他告訴純情自己今天剛搬的家到這裡。

 

陷入純情第5集劇情介紹

 

  姜敏浩費盡心機戰勝多名買主買下了馬東旭遺留下來的房子,當助理遞過來房間鑰匙時薑敏浩並沒感到快樂。薑敏浩正在新家門前徘徊時,猛然看到純情出現在了面前。純情在得知馬東旭的房子竟然被薑敏浩買下後顯得很緊張,她追問薑敏浩為什麼所做的事都能與馬東旭聯繫到一起?薑敏浩對這個問題無從回答,只能是模棱兩可的敷衍一番。

 

  姜敏浩告訴助理宇植,這些日子眼前一直有個畫面在動,這個畫面就是純情被社長姜賢哲打嘴巴的情景,感覺自己總有一種負疚的心理。因此他帶著純情找到姜賢哲,告訴姜賢哲純情並沒做有負公司的事情,但金理事在旁邊煽風點火,薑敏浩警告他,自己查到了其有不正當商業行為的監控資料,姜賢哲一見怕把事情鬧得大趕緊說收回開除純情的決定。

 

  由於Hermia經濟形勢很差,社長姜賢哲不得不四處聯繫可以合作的夥伴。一家著名公司代表要來和姜賢哲洽談,原來所謂的大公司代表竟然是姜敏浩,這讓姜賢哲非常難堪。與此同時,Hermia內部的理事也由於遭到舉報而面臨受指控的危險,社長姜賢哲不得不用發動全體職員到街上撒發材料的方式來爭取民眾的支援。

 

  薑敏浩一直想博得純情的好感,但是純情始終報之以冷淡的態度。可是薑敏浩發現純情與宇植呆在一起則有說有說的,不禁非常頭疼。他向宇植請教,宇植說純情是一個非常熱情好動的姑娘,姜敏浩應該多哄哄純情,讓她產生信心。信了宇植的話,薑敏浩邀請純情去商場購買高檔服裝,純情感覺非常難以接受這麼貴重的禮物驚走。宇植又出一計,讓薑敏浩以慶祝喬遷之喜的名義將同事們邀請到家,結果因為李俊熙生病純情沒來。

 

  馬東旭的同事追查到了撞他的可疑車輛,隨即前往緝拿嫌犯,但是嫌犯在逃跑過程中被車撞死。

 

  由於在兼併Hermia的談判中壓力過大,薑敏浩昏倒在地。但醫生則沒查出病因。蘇醒過來的薑敏浩神情恍惚地摟住陪護在身邊的純情,喃喃自語:“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陷入純情第6集劇情介紹

 

  薑敏浩擁住純情的一幕被李俊熙看到,他回憶起了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心儀純情,但在表達感情上總是比馬東旭慢半拍,因此他決心這次不能再慢。在送純情回家的路上,李俊熙憂心忡忡地表達了自己不快的心情,純情不解其意,李俊熙也沒有說明。

 

  薑敏浩面對純情再次昏倒在地,醫生在全面檢查身體證明其一切正常後,懷疑薑敏浩患的是非常罕見的器官移植併發症——記憶移植。醫生在看到姜敏浩昏倒後純情出現在他的床前心率就馬上正常的情景後更加相信這個診斷。出院以後薑敏浩對純情專注的程度更加嚴重,面對純情與李俊熙單獨在一起也要去干涉,氣得李俊熙不得不對薑敏浩提出警告。

 

  社長姜賢哲找到李俊熙,告訴他要將其調到中國分公司去工作,這讓李俊熙非常不理解,但姜賢哲解釋說目前公司官司纏身,你做為法務部官員陷在其中會毀掉前程的,這樣的理由讓李俊熙心有不甘。

 

  由於Hermia受官司的影響導致中部工廠也面臨倒閉,在該工廠工作的純情叔叔來看她,述說了自己對未來生活壓力的擔心。會長夫人打電話將純情叫到家中,她拜託純情幫忙,救救中部工廠,挽救公司。純情考慮再三決定接受夫人的請求。

 

  姜敏浩的股東告訴他,據安排在姜賢哲家周圍的人說,發現純情經常出入姜賢哲家,這個消息讓薑敏浩非常震驚,他在後面跟蹤純情的行蹤,結果發現叔叔姜賢哲住在腫瘤醫院裡。原來是叔叔5年前就患上了大腸癌,目前已經是無藥可用。

 

  李俊熙在醫院裡意外發現姜賢哲病危的情景。他見時機已到就私下招集股東大會,將姜賢哲病危的事情放給媒體曝光,又架空了薑敏浩。

 

陷入純情第7集劇情介紹

 

以奇襲之吻確認了自己對純情的心意後,敏浩對自己陷入愛情感到混亂,而此時純情拜託他幫姜會長體面地迎接死亡,更讓他糾結。另一邊,一直戒備著敏浩和純情關係的俊熙,整理了長久以來的單戀之情,對純情堂堂正正地告白了。他還做著將登上Hermia代表一職的美夢。然而因為英培以他人名義開設電話被發覺,在玉璿的究問下俊熙被當成殺害東旭的嫌疑人。

 

陷入純情第8集劇情介紹

 

  趁著酒勁兒陷入甜蜜接吻的敏浩和純情。雖然彼此決定酷酷地跳過對彼此的感情,但是卻不太容易。為了阻止結構調整而罷工的東旭爸擺脫純情讓她說服敏浩。純情到敏浩家裡找他平靜地跟他說讓他再給hermia一次機會。純情認為那天的接吻只是失誤,敏浩對這樣想的純情發了火,跟她說那是真心的,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很尷尬。另一邊,gold會長為了抉擇是否收購hermia而來敏浩為了拿遺漏的帳目資料把純情派到了中部工廠,自己出發前往會長即將入境的機場。被野心迷惑的俊熙為了向gold會長隱瞞罷工的事實,最終向中部工廠派去了人手。很晚從智賢那兒聽到派去人手消息的敏浩為了去找純情趕緊跑了出去。

love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